这个最早发现南宁地理位置重要性的人到底是哪里人?


蔡京是南宁人吗?

事情是这样引起来的,周振甫选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5月出版的《李商隐选集》第14页《天平公座中呈令狐令公》一诗注释说:“……这个诗题下还有‘时蔡京在座,京曾为僧徒……’蔡京,邕州(今广西邕宁县)人,出家为僧。令狐楚劝他还俗从学,中进士,作御史。”小时候读《水浒》便知道宋朝有个大奸臣蔡京,想不到唐朝也有一个同名同姓的蔡京,而且还是南宁人,可是此前我竟一无所知,近年出版的有关南宁史志书刊似乎都没有提过他的大名,如果南宁真的有这么个名人,那可是一个大发现。然而周振甫并没有说明他这条注释出于何典何籍,于是我开始了寻找蔡京的“文化之旅”。

首先当然是查南宁市志办编的《南宁市志》和《南宁百科全书》,二书算是有关南宁史志的权威著作,然而二书均付阙如。后来翻检新旧《唐书》,也没有。南宁市志办影印八大本的《南宁府志》(清 宣统元年版本)有了,然而却是寥寥几字,一是蔡京向皇上建议将岭南道分为东西两道,唐懿宗采纳了他的建议并任命他为岭南西道首任节度使;二是蔡京为政“苛惨淫刑”,后为邕州军士驱逐。岭南分为广东和广西即从这时起,应该说,蔡京对南宁相当重要。可是从明到清至今,对这么个重要人物都没有太多的记载,不仅新旧《唐书》无传,连历代南宁的地方志都很少,甚至不提起他,这又是为什么呢?

有朋友告诉我,《全唐诗》收有蔡京的诗三首,兴冲冲找来一看,作者介绍比南宁府志详细点,但仍然十分简略,只说他“初为僧,令狐楚镇滑台,劝之学,后以进士举上第。官御史,谪澧州刺史,迁抚州”。没有提他的生卒年月和籍贯,也没提他曾任岭南西道节度使。我想到《唐才子传》碰运气,也没有。他的诗平平,实在够不上“唐才子”。

好在《南宁府志》有一条线索,蔡京事迹出于《通鉴》,终于在《资治通鉴》第250卷唐懿宗纪找到有关蔡京比较详尽的记载。原来蔡京是性情贪鄙暴虐、善于欺诈的人,宰相却认为他有做官办事的能力,咸通三年公元862年向唐懿宗推荐,派遣他去处置岭南军政事务。经唐懿宗考察,称心满意,再提拔他为权知太仆卿,充任荆襄以南宣慰安抚使。

岭南地区过去分为五管,即广、桂、邕、容、安南,全部隶属于岭南节度使,蔡京奏请唐懿宗,请将岭南分成两道来节度管理。唐懿宗批准了这一请求。五月,唐懿宗下敕以广州为岭南东道,邕州为岭南西道,又割桂管所辖的龚州、象州二州,容管所辖的藤州、岩州二州隶属于邕管。不久,唐懿宗任命蔡京为岭南西道节度使。

那时,南诏王国(现云南,当时尚未纳入中国版图)派遣军队侵寇安南(当时属中国),唐安南经略使王宽几次上表向朝廷告急,朝廷派前湖南观察使蔡袭取代王宽任安南经略使,并且调拨发许州、滑州、徐州、汴州、荆州、衮州、潭州、鄂州等诸道军队共三万人,交蔡袭指挥,以抵御南诏蛮军。唐军兵势既很强盛,南诏蛮军也就引兵退还。

蔡袭率诸道士兵驻守安南,蔡京对他极为猜忌,恐怕他立功,向皇帝奏称:“南诏蛮军遁逃远去,边境地区已没有危险,一些武夫悍将为了取战邀功,硬是虚报敌情以扩充自己部下的戍兵,使朝廷耗费大量军需补给品,也虚耗了大量运费,大概由于地处荒山,路途遥远,朝廷对武将虚报的情况难以查对,所以邀功武夫的奸诈能得逞,请求陛下罢去安南的戍兵,让各镇军队归还本道。”朝廷对蔡京的建议予以批准。蔡袭连续向朝廷上奏,称群蛮对安南窥视已久,企图乘隙侵寇,不可没有防备,乞求留下戍兵五千人;朝廷不听蔡袭的奏请。蔡袭认为南诏军必定入侵,交趾的军队和粮食都缺乏,既无计谋又无军力,于是又写了十道必死的状子,向朝廷中书门下申诉。然而,当时宰相只相信蔡京,对蔡袭所阐述的安南险情始终不理。

蔡京担任岭南节度使,驻在邕州。他苛刻残暴,居然设立用烧红的铁烙犯人肉身的惨烈刑法,辖境内军民恐惧怨恨万分,忍无可忍,将他驱逐出境。蔡京投奔藤州,假造皇帝的敕书以及攻讨使的印信,招募乡村壮丁和附近州县的土军,进攻邕州。招来的军队既是乌合之众,一接触敌军就溃散败退,根本不能打仗。蔡京只好投依桂州。桂州人对他割桂管巡属归岭南西道领辖的举动怨恨极深,不肯接纳他,蔡京无地容身。此时,唐懿宗将他贬为崖州司户,他又不肯前往崖州任职,抗旨不行,擅自回朝,来到零陵,唐懿宗下诏赐他自杀,改以桂管观察使郑愚任岭南西道节度使。

节度使在唐代也算是一方大员,封疆大吏,在南宁官员中也是凤毛麟角了,可是他为政不但乏善可陈,而且作恶多端,被南宁军民驱逐出境。此等梼杌恶棍,神憎鬼厌,所以为人民唾弃,打入另册,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历代《南宁府志》不收他的传记,正体现了南宁人传统的核心价值观。

从目前接触到的史料来看,都找不到蔡京是何方人士,但肯定不是南宁人,计有功的《唐诗纪事》是记录蔡京事迹和诗文较多的,也含糊其辞,语焉不详,只说令狐楚镇守滑台时在僧中发现他,劝他还俗并加入令狐的幕府,滑台在河南,他当时年纪很小,不可能从广西跑到千里之外的河南去当和尚是肯定的。

回到李商隐的诗,当时令狐楚设家宴,座中歌舞女乐,令狐让李作诗为记,其中“白足禅僧思败道”是说蔡京的,虽然是一句玩笑话,但其轻佻之状已跃然纸上,说明他不是规矩老实之人,后来在南宁有此恶行,也就不足为怪了。


来源 |  南宁晚报新闻客户端·南宁宝特约作者 黄善飞

编辑 | 孙青莲

审核 | 吴福大

(作者:南宁晚报 黄善飞)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