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岁女孩留下“想轻生”信息失联一个月

因为工作上的不顺心,24岁的女儿小农留下“想轻生”的信息,9月4日离家后失联一个多月没有音讯,家住南宁市邕宁区龙岗片区的农女士及丈夫多方寻找无果。

然而9月17、18日,女儿小农的支付宝、银行卡账号、密码却发现被更改,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也让父母燃起一丝希望。日前农女士向本报进行求助,希望女儿看到报道后能够回家或者知情人能够提供线索。“女儿,你在哪里,爸爸妈妈很想你;女儿,你快来回,有什么过不了的坎,爸妈陪你一起扛。”农女士说。




女儿留下“想轻生”信息失联一个月


“这一个多月,我们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在农女士家里,面对记者的农女士显得十分憔悴。她说,女儿小农是高速公路的一名收费员,性格文静善良,还没有男朋友。“虽然不是很活跃但女儿不是内向的人,还跟朋友一起参加滑翔飞行等户外活动。”农女士说,女儿很有爱心还曾参加过无偿献血等活动,在单位还获得过年度优秀工作者和“微笑之星”的称号。

   农女士说,今年2月以来,女儿在在工作上有些不顺,心里压力很大。8月28日傍晚6时许,女儿打电话跟她哭诉称很有可能被调到别的岗位,还在单位的交通车里被领导当众说了一通。电话中女儿连说“难受、委屈”,说心情处于崩溃边缘。而自己只是跟女儿讲了一通道理,劝说女儿要忍。女儿听后在电话中说“如果你不站在我这一边为我说话,那您就不要讲了”。随后几天,女儿没有再提及这件事,她也以为女儿心情已经平复。

   9月2日女儿休息回到家里便一头扎进房间,不怎么愿出来。9月4日晚7时许,女儿穿了件偏白色防晒衣外套、灰白色牛仔裤及一双小白鞋,背了个黑色小背色出门了。因为平时女儿回家也会去找同学朋友看电影或唱K、宵夜等,所以农女士没有在意。

   9月5日上午,发现女儿没回家后,农女士上午10时40分微信发现一条信息问女儿“你回家了吗,外出要注意安全”,女儿在下午1时03分才回复“嗯知道了,这几天不回家”,农女士又问“上哪里玩”,女儿回复“现在在西安呦”“跟着走就对了”等留言。女儿一声不吭就去了那么远的地方,农女士虽然觉得奇怪,但仍是选择相信女儿只是去旅游散心。然而,女儿平时外出游玩都喜欢在微信上发一些动态,但此次直至晚上,农女士也没见女儿的发出的消息,感到有些疑惑的当晚8点多在微信问女儿“现在在到哪里了”,11点多时再问“你到底怎么啦?不和我联系,快回复”,仍未见回复后,从晚上11点22分至凌晨4时36分,农女士连续拨打了11个电话给女儿,但显示都是关机状态。农女士担心得睡不着,到女儿房间里翻找,发现女儿在枕头下面留有一个本子,其中一张便签女儿留言称,自己支付宝里(存)的钱到期后让妈妈去领等,以及支付宝、工资卡的密码等。

  另外一张便签留言“做出这个决定我不后悔,唯一放不下的只有妈妈......在最后,我可能比较自私,我不爱世界,我只爱自己,所以再见世界。”落款是9月4日。看到这些留言后,农女士心里一阵发慌,赶忙到辖区的南宁市公安局江湾派出报案,由于小农已是成年人,未达到立案条件警方没能立案,民警试图拨打了小农的电话,同样是显示关机。通过查询,小农曾购买了9月4日南宁—西安BK2893航班的一张机票。

   不过凌晨6时34分,农女士终于收到小农微信回复,称“没什么,手机快没电了,飞机模式省电”,对于母亲的担心,小农则回说“现在我一个人,等下关机了,我不回了”“要死早死了”,而早上7时39分,江湾派出所民警给农女士来电称,已和小农取得联系,小农说只是出去散心,让农女士放心。虽然当天给女儿发出的微信没见回复,但也没那么担心了。

   然而9月8日凌晨1时48分,农女士收到女儿的微信,告知她的工资卡银行卡放在哪里及以及密码等内容,还留言道“你看着领吧,我走了”、“我在支付宝里有签订遗体捐献,如果我的尸体没有用也没人要,我希望我的尸体能烧成灰……。”等话语,之后又发出“如果用户死了,直系亲属能不能拿到里面的钱”“我现在只是咨询,万一我死了我妈妈怎么拿得到支付宝里的钱”等截图。六神无主的农女士和丈夫连夜赶到江湾派出所报警,然后连续拨打女儿的电话,电话虽然能接通但却无人应答,至当日16时47分女儿的电话显示已关机。


  失联女儿银行卡密码被更改


   至此,农女士认为女儿决不是出去旅游散心这么简单,担心出事的她于9月9日当天购买了去西安动车票,9月11日抵达西安后她一大早便去了当地的骊山派出所,然而由于无法提供有效手续,此行农女士是一无所获失望而归。    

   农女士说,女儿失联后她从警方获得女儿曾购买去西安飞机票的信息外,还有女儿曾网上订购“南宁—北海”双程高铁动车票,而火车票是于9月6日下午17时在重庆取走的。但由于南宁东站9月7日的视频已被覆盖,农女士无法查询到小农是否进站的信息。除了报警,农女士还去了女儿单位,以及在家周边区域范围女儿有可能去的地方苦苦寻找,询问了女儿同事、同学、朋友,却都是一无从所。

   “女儿,你究竟在哪里?”从9月4日离家后女儿失联一个多月,农女士及丈夫依然没有放弃寻找女儿。9月17日和18日,在亲戚的帮忙查询时还发现女儿小农的支付宝、银行卡账号、密码已经被更改,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也让农女士一家人燃起希望。

  “女儿事实上已处于危险的状态,目前警方也已经立案。”农女士希望,女儿能看到父母寻找她的报道后能够尽快回家,或者有知情人能够提供相关线索,农女士15977191609。


(记者郑芳  编辑陆丽)

(作者:郑芳)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