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回了头,却不是岸│记者回忆许某某被抓前最后一次出现在公共场合



失踪19天后,杭州三堡的来女士被警方找到。

很不幸,她遇难了。

嫌疑人竟然就是她的丈夫许某某。

曾经,许某某在电视镜头中讲述妻子走失的相关情况,虽有些许漏洞,但看不出紧张,看不出怯场,甚至面部表情的变化都不多。

现在回想,让人不寒而栗。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曾经两次直面许某某。7月22日傍晚,是记者最后一次遇到他,那时他尚可出入小区。

这恐怕是许某某被警方控制前最后一次出现在公共场所。

——————————————————————

“我现在翻一下她的包和物品,看看有什么线索”

7月17日,来女士失踪一事经过本地电视媒体报道,引起公众关注。

在电视镜头里,许某某连说了几个时间节点:7月5日0点30分妻子还在,5点30分发现妻子不见了(随后他还说“这和很正常”)。手机等物品都没带,只有一件吊带睡衣。在发现妻子失踪几十个小时后,自己来到四季青派出所求助。关于夫妻感情,他表示很好,虽然有邻居表示两人也发生过争吵。

当时,记者脑海中的疑惑跟大家一样:为什么妻子失踪了几十小时才报警?为什么7月5日晚上妻子没回家却不求助?为什么对这件睡衣印象如此深刻?

带着疑惑,记者7月17日下午来到三堡北苑小区4幢。在上楼前,记者先跟邻居们侧面了解一下这家人的情况,对来女士和许某某两人的过往有了更多了解。

来女士本地人,后来拆迁,许某某是外地人,两人都曾有过一段婚姻。

邻居们说,去年来女士家又获得分房。

从这样的家庭情况里,不难看出,女性一方占据经济优势。

当天下午3点40分,记者找到了来女士的家。记者也想到,家属可能会对采访有一定的抵触,但还是敲了敲门。

门打开,开门的正是许某某。

屋里只有他一个人。

屋里还算干净整洁。

身着黑色T恤的许某某,并没有拒绝记者进门。记者将门带上,看到门口地上摊着一堆物品,表明了身份后,他有些许抗拒:“现在跟我们说了,不要接受太多的采访,有些我也不方便多说。”

他往前走了几步,拿起一只黑色的包,“我现在翻一下她的包和物品,看看有什么线索。”

说着,许某某翻找起来,这一刻似乎能感受到他的焦急。

“我看采访里说您爱人穿了吊带睡衣,那还记得穿的什么鞋吗?”记者问。

“女人的东西那么多,我哪记得她穿了什么鞋?”

可是,电梯里贴着寻人启事,写着妻子穿的是一双黑鞋。

对于更多的疑问,许某某表示自己不方便多说了。此刻,你会觉得他确实只是不想被采访打扰的普通家属。

——————————————————————

“给我打个马赛克”

后来,又有许某某接受采访的镜头,表示失踪当天有妻子网购的治疗失眠的药物邮到家等等消息。

许某某一如既往的冷静。

有一位同行上门采访时,许某某甚至先泡了茶,还说“给我打个马赛克”。

随后几天,网上关于来女士离奇失踪曝光更多细节。

有楼下邻居反映,小区房子隔音一般,以前经常听到来女士小女儿弹古筝。出事那几天,除了用水声没有什么异常。有居民说,许某某家那一层有几天用水量很异常,出奇地大。

有人说,许某某跟妻子在用钱和回迁房问题上存在分歧。

——————————————————————

在经过吸粪车时,他停了一秒

侧头看了一下后,离开了

7月22日,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开始对小区化粪池进行排查。

记者从下午一直在小区外蹲守。

到了傍晚6点多到天色暗了下来,记者坐在小区东门外的马路边,正对着东门的通道,也正好能看见正在作业的吸粪车。

傍晚6点46分,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许某某,黑色T恤、黑色裤子,白色鞋子,步行走了出来。当时,他左手上拿着塑料文件夹还有一些纸质物,步伐匀速,在路过岗亭时,右手挠了几下左腮。

他也看到了马路边的小时新闻记者,但是面部同样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向右转,沿着水湘路的人行道步行远去。

过了半小时左右,晚上7点14分,记者在四季青派出所门口看到他骑着一辆共享单车路过,往小区方向骑,左手上之前拿的东西还在。记者也赶回了小区。

许某某骑到小区东门岗亭边,他停好车,就往小区里走去。

记者在马路上大声喊了一嗓子:“许师傅,有什么进展吗?”

他显然听到了,回头了。

这一回头,却不是岸。

许某某随即扭过头继续步行,在经过吸粪车时,他停了一秒,侧头看了一下后,离开了。


来源 |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杨一凡 边程壹

编辑 | 劳方

审核 | 奚林忠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