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岁老人讨不回75万元救命钱 含泪离世

11月12日,投诉者毛先生坐在泰安大厦20楼南宁市闵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闵悦公司)办公室里。只要电话一响起,毛先生就对着话筒说:“如果你是在南宁市三华太阳能科技股份公司(以下简称三华公司)投资‘受骗’了,尽快来登记。”据了解,陈某华是闵悦公司和三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闵悦公司游说老人拿出积蓄,到三华公司投资合作生产太阳能产品。收钱后,陈某华玩失踪,上述两家公司跟随人去楼空。高新警方建议其他受害者见报后,尽快报案。



老人借债并说服家人来投资

11月12日上午,民族大道泰安大厦20楼05号房的闵悦公司办公室,半边玻璃门已被打碎。屋里,没有灯光。搁放在办公桌等处的文件材料,被翻得一遍凌乱。据大厦物业服务中心负责人介绍,玻璃门是被上门讨债的人打坏的。

这事,还得从投资合作生产太阳能产品说起。

据其中一名投诉者老雷(化名)介绍,他此前听朋友介绍后,多次到闵悦公司进行实地查看。期间,公司法人陈某华给“洗脑”说,“三华公司在广西各地都有工程项目,是南宁龙头企业,是光伏行业领跑企业,资质力量非常雄厚。”

随后,闵悦公司安排业务员一对一跟踪服务老人。节假日的时候,闵悦公司组织老人到办公室包饺子等做交流活动。老雷说,他就在这期间不慎泄漏“家底”。陈某华和业务员就不停地游说,让他拿出积蓄来投资合作生产太阳能产品。



老雷看中“每年将获得8%的利率”的高回报,于2017年从养老金里拿出10000元钱进行为期一年的投资。合同到期后,陈某华找他谈话说,只有把闲钱全部拿出来投资,才能让钱生钱。公司上市后,投资越多获利越多,那样坐在家里能拿到大钱……老雷就借债并说服家里人,至今总共投资35万元。

没有看见自行生产过什么产品

老年人投资合作生产太阳能产品,其生产车间就在高新大道东段19号创新印刷工业城的三华公司。2018年,闵悦公司曾用两辆大巴车运输投资的老年人到三华公司生产车间进行实地参观。

在车间里,投资的老年人确实看到摆放有大量的光伏板和灯竿,其他设备则被彩布等物品遮盖起来。“车间都还没有投入生产,怎么说是‘龙头企业’‘光伏行业领跑企业’的呢?”另一名投资者李阿姨说,当时有人要掀开遮挡物查看里面的东西,结果被陈某华当场制止。陈某华告诉他们,设备刚从厂家进购回来,准备安装投产。从那以后,这些投资者没事做就跑到闵悦公司进行“纸上谈兵”,基本上没有人对三华公司和闵悦公司的经营等情况,进行深入核实了解。



记者11月12日来到工业城看到,三华公司办公室玻璃大门悬挂一把铁锁。

据创新印刷工业城物业服务中心介绍,三华公司连办公室和生产车间一起,有800多平方米。平时,三华公司对外宣称从事生产太阳能产品。不过,他们经常看到职员从车牌号为桂AM×××8的厢式小货车上,卸下光伏板和灯竿等设备送到生产车间,随后又装上厢式小货车,就是没有见三华公司自行生产过什么产品。

90岁老人离世讨不回投资款

感觉上述两家公司“不对劲”的,还有林女士。林女士的父亲老林,今年90岁。此前,老林拿出75万元来投资。林女士说,家里不缺钱,老林身体也不太好,她们不支持这么做,老林就不高兴。她们怕他闷出病来,就半推半就。



期间,林女士曾陪同老林到闵悦公司走动:“老人刚出电梯口,职员就迎上去虚寒问暖。感觉他们对投资的老人,比自己爹妈还要亲热。”林女士在闵悦公司里还发现,有一拨老年人疑是充当“托儿”游说其他老年人投资,他们讲的都是陈某华的好话。

今年6月底,老林患重病被送医救治,急需“救命钱”。老林的投资款中,有两笔本金和利息共计29万元,在今年9月和10月份到期。林女士多次找上门来,要求先领回这两笔钱去给老林治病。陈某华总是找理由推脱,迟迟不愿兑现“随时可以领回本金和利息”的承诺。



7月底,老林含泪离世。林女士哽咽说着,她们处理完老林的后事,便着手催讨投资款。至今,老林的75万元投资本金也没能讨回。这一次经历,林女士希望其他老年人吸取教训,理智看待理财投资并管好自己的钱财。

随后,陆续传来闵悦公司和三华公司的职员离职。投资的老人担心拿不回钱,就让也参与投资的毛先生等人,负责跟陈某华协商催款。



请受害者见报后尽快去报案

10月30日,毛先生最后一次打通陈某华的电话:“我问他,警察是不是在你身边。他说‘没有那么快’。”从那以后,毛先生再也无法打通陈某华的电话。

11月12日,毛先生坐在闵悦公司办公室里。只要电话一响起,他就对着话筒说:“如果你是在三华公司投资‘受骗’了,尽快来登记。”据毛先生介绍,南宁市公安局高新分局经侦大队已经对林女士等第一批人的报案进行立案侦查;从目前的统计来看,登记人数有上百人,涉案金额超过3000万元。

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发现,三华公司于2010年11月注册成立;闵悦公司在2004年11月19日成立;这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陈某华。记者随后根据投资者提供的号码,拨打陈某华的电话,语音提示“已关机”。



据创新印刷工业城物业服务中心介绍,陈某华从年初至今没有露脸,他们也联系不上他。三华公司拖欠物业费10万余元,办公室该怎么处理,他们也感到很头疼;泰安大厦的物业则表示,闵悦公司租用业主的房子,今年10月初就不见职员来上班了。至今,闵悦公司还有上万元租金和6000余元物业费没有付清。

南宁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当天表示,建议其他受害者见报后尽快报案。

(记者潘国武 文/图 编辑蓝梦)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