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死神擦肩 | 夫妻之间的情绪对抗,让她很“受伤”

■访谈对象

韦思瑜(化名),女,1972年生,今年46岁,是柳州市某银行干部,2010年6月底检查被查出纵膈淋巴癌,2011年初治疗结束,现在康复,状态良好。

出门时,韦思瑜遇到一位相熟的老大姐,老大姐问她大热天的出去干吗,她说要去接受一个采访,聊一聊自己生病及康复的过程。老大姐说,这些事情好不容易过去了,干吗还要再去提及呢?

是啊,为什么还要再去提及那段令人痛苦的经历呢?韦思瑜说:“我走过来了,我想给那些同样经历的人、正在煎熬的人,分享经验,注入信心,带来希望。”

2010年6月,由于此前韦思瑜总是不由自主地咳嗽,医生认为她患的是肺癌。但经数次诊治,最终,她被确诊为纵膈淋巴癌,肿瘤包着、压迫着动脉血管。

肿瘤位置特殊,做不了手术。同年7月初,她开始接受治疗,随后7个月的时间,韦思瑜经历了6次化疗、30多次放疗。

在这段时间里,她在医院看到许多人情冷暖,有时一同治疗的病友,突然就不来了,这让她很揪心。

是什么支撑着她熬过那么多次的化疗、放疗?韦思瑜说,每一次治疗对她来说都是煎熬、忐忑、恐惧和期待。每次,她都在心里对自己说,我的生命不会那么快就终结的,老天不会那么容易让我离开的,不断给自己打气。

她说,心里有期盼,求生的欲念够强,就会有信心。每次去治疗,即使没有信心也要装着很有信心的样子,给自己心理暗示:会有转机的。

2019年4月,已经康复的韦思瑜回老家扫墓,从亲戚的口中得知她当年被确诊为纵膈淋巴癌晚期。而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以为自己是纵膈淋巴癌早期,病情并不严重。母亲瞒了她整整9年!

与病魔做斗争的那些日子,度日如年的煎熬,韦思瑜不敢想象,深知她病情的老母亲是何等煎熬?

■访谈面对面

Q:

当身体还比较健康,没有任何不适的时候,你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那时,比较在乎的是什么?

A:

之前在银行网点做主任,工作压力大,作息不规律,饮食也不注意节制,随着喜好去吃,而且偏肉类,一米六的个头,体重曾高达170斤。此外,和丈夫的关系也不是很和谐。以前对孩子、对工作比较上心,对自己反而比较忽略。

Q:

患疾病以后,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现在,比较在乎的是什么?

A:

这些年,感觉像重生一样,心态、生活方式、饮食习惯等都有所调整,不利于健康的都放到一边去。以前同事评价我是一个非常优秀、非常拼的人(潜台词是可能有些强势)。现在,身边的朋友说我变得柔和多了,特别是女儿,说我变得更容易亲近了。

Q:

你认为此次患病跟以前的什么有关吗?

A:

可能和与丈夫的关系没有处理好有关。夫妻之间经常对抗、赌气,而且因为好面子没有找朋友倾诉。现在能够康复,应该是意识到了生气最受伤害的是自己,也就放下了。

Q:

当你躺在病床上,面临死亡的危胁时,想得最多的是什么?是怎样度过那段艰难时光的?

A:

我躺在病床上,想得最多的是作为一名母亲,如何尽最大努力继续陪伴女儿。强烈的求生欲念,不放弃,支撑我渡过一个又一个难关。我觉得有些人也可以活下来的,但是可能他们的求生欲念没有那么强烈。

Q:

从一定意义上说,你战胜了疾病,有什么经验可以跟大家分享吗?

A:

现在很多人,特别是年青人,面对疾病没有准备。没病时,总觉得疾病离自己很远,没什么关系;疾病来了,搞不清楚为什么会生病;生病中,不知道如何面对。

很多时候,心理压力没有放下,再好的医疗条件,作用都是有限的。

这些年,感谢专业的医生、营养师给我的康复建议,我一直坚持健康的饮食习惯,这对我非常有用。

Q:

经历过这件事情以后,你活明白了吗?如果以一个活明白了的人告诫世人一句话,你最想对他们说什么?

A:

不爱自己,就没有能力爱别人。

之前我太在乎结果,忽略了过程,忽略了身边触手可及的东西。

之前我太在乎别人的看法,自己内心需要什么也不是很清楚。

现在做事我更注重自己的感受,什么能让自己感到轻松、感到平静,我就去做什么。

没有宏远的人生目标并不重要,我想要的东西很重要。

Q:

你害怕死亡吗?以前,现在。

A:

以前怕,生病时非常怕,现在经历过了,也就这样;以前很忌讳这个词,不敢想,现在相对坦然,也敢想了。比如我会想,如果我死了,后事怎么处理,骨灰如何安葬等。这些年,眼看身边一些亲近的人、亲朋好友陆续离开,我想想,人也就这样吧,每个人迟早都要离开,还是珍惜眼前的一切吧。

Q:

回忆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都有哪一些?

A:

上学时、刚开始工作时都很美好。刚开始工作时,单位同事之间竞争还不是很激烈,气氛还很融洽,大家都是为了优秀而努力。跟闺蜜、好同事在一起,其乐融融。

Q:

生命余下的时光,你有什么目标,有什么愿望要实现?

A:

没有什么太大太明确的目标,能够健健康康地活着,陪伴父母、陪伴孩子就很好。

Q:

病前,或者是病后,你思考过怎么样度过这一生吗?怎么样过自己才满意?

A:

结婚之前,生病之前,我对自己是有要求的。家里三姐妹,我是比较让父母骄傲的。1992年毕业,直接分配到银行工作,工作时间不长就走上了部门负责人的岗位。总的来说,各方面还是不错的。当时就想着,努力工作,努力上进,给孩子、给家人提供好一些的条件。

Q:

你这一辈子有哪些遗憾?假如有来世,能重新来过,你将如何开启你的人生? 

A:

要说遗憾,那就是生病吧,这跟夫妻关系处理不好有很大的关系,婚姻或者家庭,是需要经营、需要智慧的。假如能重来,应该在这方面做得更好吧。

访谈手记

谈患病经历,谈心路历程,韦思瑜更注重谈“心”。

谈到为什么要接受采访,她说因为发自善心,要帮助那些正受煎熬的人。

谈到如何渡过难关,她说一定要给自己信心,没有,假装也要有。

谈到病因,谈到夫妻关系,她说要有反省之心,一味责怪对方也没有用。这一点,点醒了天下夫妻,一味责怪对方,纵然全都是对方的错,那又怎样?婚姻终究不是为了分清对错。况且,也很难分清对错。

韦思瑜说,这些年怨气少了,内心渐渐平静。以前总觉得心累,那是背负了太多东西,什么都想要;以前觉得心累,那是戴着太多面具,即使在父母、女儿面前,也要表现得很优秀。

有没有宏大的人生目标并不重要,是否有要的东西很重要。经历此次生死大难,韦思瑜说,自己的“心”成长了。

“心”成长,则如获重生。

一生一世,一瞬间一刹那,不断重生,不断蜕变,我们终将遇见最美的自己。


来源 | 南宁晚报客户端·南宁宝记者 何恒清

编辑 | 孙玥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