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 | 核潜艇交易或将损害全球核不扩散努力

美英澳“AUKUS”协议导致澳大利亚单方面撕毁与法国海事集团间的巨额常规潜艇合作合同,转而寻求从美、英获得核潜艇及建造技术引发法国和欧盟许多国家强烈不满。连日来,中外许多评论者甚至个别专家发表议论,指称美英澳此举“违反核不扩散条约义务”,是“性质严重的问题”。

       国际原子能机构网站截图。对于美国和英国打算帮澳大利亚造“核潜艇”一事,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16日在其网站发布声明稿表示,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已向该机构通报了其三方的安全伙伴关系,以及澳大利亚将获得美国的建造核潜艇技术的消息。IAEA表示将就这一问题与当事国进行交涉。

核门槛

“核不扩散条约”准确称呼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该条约1968年7月1日开放签署,1970年3月5日生效。条约序言中明确指出,该条约系“联合国大会要求缔结一项防止更广泛地扩散核武器的协定的各项决议,承诺进行合作为应用国际原子能机构对和平核活动的各种保障措施提供便利”,并确认“一切缔约国,不论是有核武器国家或无核武器国家,均能为和平目的而获得和平应用核技术的利益,包活有核武器国家由于发展核爆炸装置而可能得到的任何技术副产品”。

简单说,“核不扩散条约”针对的是“核武器”,而核电站、核磁共振之类和平利用原子能不算“核武器”,是否转让不受“核不扩散条约”约束。条约正文共10条。其中第一条及第二条均明文禁止了“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装置或对这种武器或爆炸装置的控制权”成品、原料和技术的转让,这表明“核不扩散条约”的主旨,的确是“不扩散核武器”。

但条约第三条第2款中有“每个缔约国承诺不将(a)原料或特殊裂变物质,或(b)为使用或生产特殊裂变物质而设计或配备的设备或材料,提供给任何无核武器国家……除非这种原料或特殊裂变物质受本条所要求的各种保障措施的约束”的规定。

具体到核材料铀235,国际原子能机构将2%以下铀浓缩浓度称之为“微浓缩铀”,2%~20%为“低浓缩铀”,20%以上为“高浓缩铀”,而当前成熟核国家的武器级浓缩铀,铀浓缩浓度在85%以上。

理论上微浓缩铀与低浓缩铀都不是武器级浓缩铀,各国均可使用,但实际情况却是复杂的:首先,从微浓缩铀到高浓缩铀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技术门槛;其次,如果只追求“脏弹”(只能产生放射性沾染而无法产生冲击波和光辐射)或较原始的核爆炸装置,事实上无需达到“武器级”,因此国际原子能机构和核国家对低浓缩铀的自主铀浓缩往往也严加限制,如“伊朗核协定”,就要求伊朗承诺将自主铀浓缩能力限制在不超过3.67%,远低于20%的门槛。

国际原子能机构总部大楼资料图

有“前科”

据报道,包括核潜艇、水面核动力舰艇,以及核商船、核破冰船之类民用、准军用核动力船只,其核动力的目的只是驱动船只航行,正常情况下只需使用3.5%以下浓度的低浓缩铀即可。因此正在开发“核动力商船”的韩国等国未被指责违反《不扩散核武器条约》。

但美国海军长期以来都在其核潜艇、核动力航母上直接使用93%的武器级浓缩铀作为燃料。但美国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作为核大国,其贮存的武器级浓缩铀实在太多,而使用这种超高浓度浓缩铀可以延长更换核燃料的周期。如果美国提供给澳大利亚的核潜艇使用这种浓缩铀,就有违反《不扩散核武器协议》之嫌;倘若授权澳大利亚自行提炼这一浓度的核燃料,则更是违反《不扩散核武器协议》无疑。

现实中核潜艇在国与国间的转让极少发生,这并非因为转让使用常规武器的攻击型核潜艇违反《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而通常因为其他问题的制约:转让方担心转让会破坏地区军力平衡(这个情况很多);被转让方担心买不起或养不起(巴西因此多次放弃了谋求核潜艇的努力);被转让方仍受其他武器禁运或制裁条款的限制(如南非、伊朗,就都曾因此无法获得核潜艇技术)。

美国有没有核扩散的先例?有。

1958年,美国和英国达成协议,由前者向后者开放战略核潜艇建造技术,同时提供“三叉戟-1”型战略核导弹及其核弹头的控制权,令后者通过核技术转让,获得了更具实战能力的核威慑能力。这显然严重违背了《不扩散核武器协议》的规定。对此美英两国的解释是,首先,1958年时《不扩散核武器协议》尚未生效;其次,英国在接受美国核武器技术转让前,已经是独立掌握核武器技术的国家。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9月19日消息,美国海军称,已在大西洋成功测试了“三叉戟” II型弹道导弹。美国海军在推特上称:“ 美国海军俄亥俄级战略导弹核潜艇“怀俄明”号成功在大西洋上空试射未武装的‘三叉戟 ’II D5LE 导弹。试射突出了美国在21世纪的战略威慑背景下的战备情况及能力。”

根据美国海军的通报,潜射战略导弹是美国三位一体战略核威慑的海上支柱,其他两项还包括美国空军的陆基洲际弹道导弹系统(ICBM)和能够携带核弹的战略轰炸机。其中,海基核威慑是美国战略核威慑的主要部分,约占70%,而潜射弹道导弹是其中生存能力最强的部分,其特点是存在时间久,作战灵活。


■分析

美国在核问题上玩“双标”  后果可能事与愿违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崔荣伟表示,美国之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韪将澳大利亚拉入核俱乐部,其目的主要有两个:

其一,增强澳大利亚介入亚太地区海洋争端和对他国进行侦察的能力,更好地发挥其“马前卒”作用。澳海军非常重视远洋长距离潜航,这是法国能够提供的“短鳍梭鱼”级常规动力潜艇无法做到的。核潜艇以其能高速潜航、近乎无限的航行时间及武器数量多等优点得到莫里森政府的青睐。美英则寄希望于通过对澳提供核潜艇,使澳海军能够更好地靠近他国近海水域,进行情报收集和军情侦察,然后与美英共享。

其二,协助扼守东亚地区海上交通要道,为美国的大国竞争战略服务。美军在战后一直插手关键海上咽喉要道的控制。东南亚地区西部的马六甲、巽他、龙目等海峡,东部的巴士、巴林塘、苏里高等海峡以及中部的望加锡海峡都是美国关注的焦点。向澳提供核潜艇,可以有效分解美军的负担,使之配合美国的大国竞争战略,对那些依赖上述海峡通道进行能源运输、贸易进出口的国家施加更大影响。

但从现实情况看,美英对澳转让核潜艇技术却会产生事与愿违的后果:

其一,引起其他国家不安,破坏国家间的互信。对澳转让核潜艇技术首先引起了东南亚国家的警惕。印尼政府很快发表声明,担忧此举将会在东南亚地区导致“军备竞赛”,同时,敦促澳继续履行核不扩散义务。马来西亚呼吁避免挑衅和地区军备竞赛,并要求澳派官员前往马来西亚做出进一步解释。与澳同处大洋洲的新西兰则警告核潜艇必须远离新西兰水域。中国则指出美英将核出口作为地缘政治博弈的工具,是极不负责任的行径。可见美英对澳转让核潜艇技术不得人心。

其二,美国的双标行为使其更加难以解伊朗核问题、朝核问题。一边坚决禁止伊朗、朝鲜等国拥核,另一边却积极对澳扩散核技术,这种明显的双标行为严重削弱了美国在应对防核扩散问题上的正当性、合理性。其他国家完全可以据此要求拥有制造核潜艇、发展核武器的权利,届时美国将难以拿出服众的理由。伊核问题、朝核问题的解决难度会只增不减。

其三,核不扩散制度和地区安全环境面临严峻挑战。对澳提供核潜艇本质上是美国以改头换面形式违反核不扩散制度,这削弱了核不扩散制度的约束力。澳大利亚即将拥有核潜艇的现实将打破地区国家间的力量均衡,为应对澳咄咄逼人的核潜艇力量,其他国家势必会做出相应的对冲措施。地区国家间的潜艇军备竞赛恐将逐渐成为现实,东南亚无核区的发展前景堪忧。 

来源 | 文汇报

编辑 | 劳方

审核 | 农春雨


阅读量:35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