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好散文有方法!知名作家何述强为读者支招

“文学是我们头顶的星月,照耀我们前行;文学又是一记耳光,一盆冷水,惊醒我们……”30日,绿城公益文学讲堂在南宁市图书馆举行。知名作家何述强主讲《散文的边界》。他的到来也吸引了众多文学爱好者到场。



何述强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九届高研班学员,广西音乐家协会常务副主席。讲座一开始,他提到,最近刚去世不久的诺贝尔文学奖十八位终身评委之一的马悦然为什么向我们推介《庄子》?是因为中国古代文学里有太多宝藏。“我最近不断看《古文观止》,里面很多好文章。像司马迁的《报任安书》,是《史记》创作谈。文章里他说到自己怎么获得人生的超越,还有他对世界的理解。我反反复复读几十遍,受益匪浅。一个人在困难中,紧紧抱住一团火。这团火就是文学。除此外,我还读现当代的作品。鲁迅的《野草》,灵魂密码宇宙黑洞都在里面。沈从文的《湘行散记》写得太深邃了。”何述强认为,散文难写好,一千个人难找一个。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散文容易写,但就像小孩都喜欢戏水,但只有年老时也明白水的深邃。

讲座中,何述强不时运用形象的比喻,“任何一次起跳,空中那么优雅,是因为脚下有大地。不能跳起来后忘无所以。”“写散文像睡觉。梦可以千奇百怪,但我更希望看见微笑。梦可以无边无界,但要记得你还是在这张床上。”

何述强认为散文把一切艺术囊括其中,写好散文自己有“三物论”。第一、体物入微。对生活必须有细致的观察与发现。第二、随物赋形。“随物赋形”体现了散文自由潇洒、变幻莫测的特点,也提示人们散文应该怎么写。经过观察和发现,人们能够穷物之妙,得物之韵。 第三、超然物外。散文可以写当下现实,写离自已近的东西,但作品要获得生命,必须要有超越现实和生活的想象和情怀。



作为多次文学大赛的评委,何述强看了很多网络文学作品,也看了不少年轻人的作文,他说,“农村题材好文章多,城市题材较少。有的作品太忠于生活,缺乏想像力,有的作品缺乏高远的情怀,这需要大家努力”。他更希望写散文的人放开思路,“散文太需要杂取种种,随物赋形,其气与天地游,灵活万端迁流不息的世界几乎不允许这种文体作职业化的停留。”

(记者李宗文 文/图 编辑蓝梦)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